當前位置: 首頁 > 稅手邦 > 稅務稽查

【上市公司稅訊】金亞科技:因虛假陳述責任糾紛案、公示一審判處結果——賠償74名投資者原告股票損失159.29萬元;賠償另案自然人2.11萬元、同時會計師事務所承擔連帶責任

金亞科技(300028.SZ)于2019年9月20日發布公告,披露因虛假陳述責任糾紛涉案判決情況。

1)、74名投資者(73名自然人、1名法人)訴金亞科技證券虛假陳述責任糾紛一案,經一審判決,法院判處金亞科技賠償74名投資者因虛假陳述所造成的損失合計1,592,858.69元。

2)、另有一名自然人單獨起訴案中,將立信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作為第二被告,經一審判決公司賠償其損失2.11萬元,同時立信承擔連帶賠償責任。“陳書霞的訴訟請求部分成立,本院予以部分支持。金亞科技公司、立信所關于陳書霞的損失完全是系統性風險造成以及立信所關于其不應與金亞科技公司承擔連帶賠償責任的答辯意見,無事實根據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采納。據此……判決如下:一、被告金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因虛假陳述給原告陳書霞造成的損失21110.45元。二、被告立信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對被告金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上述責任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300028金亞科技關于公司收到《民事判決書》的公告(二十四)》【2019.9.20】詳細披露如下:http://www.cninfo.com.cn/new/disclosure/detail?plate=&orgId=9900008411&stockCode=300028&announcementId=1206938908&announcementTime=2019-09-20%2016:08

一、本次訴訟事項的基本情況

金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公司”或“金亞科技”)于近日收到四川省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法院”)發來的《民事判決書》及相關法律文書。

根據所收到的《民事判決書》顯示,法院已對74名原告訴公司證券虛假陳述責任糾紛一案審理終結并作出一審判決,現就有關情況公告如下:

二、訴訟事項的基本情況

(一)訴訟背景

2018年3月6日,公司及實際控制人周旭輝先生收到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行政處罰決定書》(編號:[2018]10號)及《市場禁入決定書》(編號:[2018]3號)。經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立案調查、審理,公司披露的2014年年度報告被認定存在虛假記載的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相關規定。相關當事人依此向公司和實際控制人提起民事訴訟。

(二)訴訟各方當事人

1、訴訟情況一

原告:73名自然人及1名法人

被告一:金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二:立信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

訴訟請求:(1)判令被告賠償股票投資相關損失合計10,306,788.26元

(2)判令被告承擔本案訴訟費用。

(三)主要事實與理由

上述被告分別于2015年6月4日及6月5日收到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以下簡稱“中國證監會”)《調查通知書》(編號:成稽調查通字151003、15004號),并于2017年11月13日收到《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編號:處罰字[2017]124號)。2018年3月6日,公司及實際控制人周旭輝先生收到中國證監會《行政處罰決定書》(編號:[2018]10號)。

三、法院審理情況和《民事判決書》主要內容

法院已開庭對上述案件進行了公開審理,上述案件現均已審理終結。

法院認為,金亞科技存在虛假陳述行為,其虛假陳述的揭露日為2015年6月5日,上述原告的損失與金亞科技的虛假陳述行為存在因果關系,但是根據揭露日(2015年6月5日)至基準日(2016年4月8日)期間金亞科技股價和創業板指數的走勢可以看出,金亞科技的股價下跌既受到了虛假陳述行為的影響,又受到了系統性風險的影響,屬于多因一果。因此,法院認為應按照相對比例法,扣除系統性風險對金亞科技股價下跌的影響,判令金亞科技按照法院認定的原告損失金額的12.29%進行賠償。

四、訴訟判決結果

上述原告訴訟請求部分成立,法院予以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第六十三條、六十九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證券市場因虛假陳述引發的民事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第十七條、第十八條、第十九條第四項、第二十條、第二十一條、第三十條、第三十一條、三十二條、三十三條、第三十五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1金亞科技賠償因虛假陳述給原告造成的損失合計1,592,858.69元

2、駁回上述原告的其他訴訟請求

3、上述案件受理費合計189,796.45元。

五、其他事項

截至目前,公司已收到一審《民事判決書》合計1258例,法院判令公司賠償因虛假陳述給原告造成的損失金額合計43,218,672元,支付案件受理費合計4,273,689元。

六、訴訟判決對公司的影響

上述判決系法院作出的初審判決,原告和被告如不服該判決可在法律規定的期限內提起上訴,公司將持續關注上述事項的進展情況,及時履行信息披露義務,敬請廣大投資者注意投資風險。

特此公告!

金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會

二〇一九年九月二十日

附:陳書霞與金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立信會計師事務所證券虛假陳述責任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

發布日期:2019-09-27

四川省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民 事判 決 書

(2019)川01民初2806號

原告:陳書霞,女,1974年3月20日出生,漢族,住遼寧省大連市甘井子區。

委托訴訟代理人:胡清,北京盈科(合肥)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金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成都金牛高科技產業園信息園西路******。

法定代表人:熊建新,董事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廖曦,四川亞峰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立信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住所地,住所地:上海市黃浦區南京東路****iv>

執行事務合伙人:朱建弟。

委托訴訟代理人:張迅雷,北京市中倫文德律師事務所上海分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楊敏,北京市中倫文德律師事務所上海分所律師。

原告陳書霞與被告金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亞科技公司)、立信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以下簡稱立信所)證券虛假陳述責任糾紛一案,本院于2019年4月4日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陳書霞的委托訴訟代理人胡清,被告金亞科技公司的委托訴訟代理人廖曦,立信所的委托訴訟代理人楊敏到庭參加了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陳書霞訴訟請求:1.判令金亞科技公司賠償陳書霞投資損失22398元;2.判令立信所對金亞科技公司的上述義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事實和理由如下:陳書霞基于對金亞科技公司的信任,買入了金亞科技公司的股票。然而,2015年6月5日,金亞科技公司發布公告稱,證監會對金亞科技公司進行立案調查;2018年3月7日,金亞科技公司因虛增2014年營業利潤及銀行存款等,被證監會依據《證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條第一款規定進行了處罰。2018年8月10日,立信所因在金亞科技公司2014年財務報表審計過程中未勤勉盡責,被證監會依據《證券法》第二百二十三條規定進行了處罰。金亞科技公司、立信所實施的上述虛假陳述行為給陳書霞造成了重大經濟損失,嚴重侵犯了陳書霞的合法權益,為維護自身合法權益,陳書霞提起本案訴訟。

被告金亞科技公司辯稱,1.本案已過訴訟時效,根據最高人民法院于2015年12月24日發布的《關于當前商事審判工作中的若干具體問題》(以下簡稱《具體問題》)第二條:根據立案登記司法解釋規定,因虛假陳述、內幕交易和市場操作行為引發的民事賠償案件,立案受理時不再以監管部門的行政處罰和生效的刑事判決認定為前置條件,金亞科技公司于2015年6月4日發布《關于收到中國證監會立案調查通知書的公告》后,原告即知道或應當知道權利受到侵害,結合前述規定,本案應從《具體問題》發布之日即2015年12月24日起計算訴訟時效,故本案訴訟時效在2018年12月23日即已屆滿,原告的起訴應當被駁回。2.金亞科技公司2014年年報財務數據差錯不具有重大性,不屬于司法解釋規定的虛假陳述行為。2015年4月3日,金亞科技公司發布2014年報后,金亞科技公司的股價連續8個交易日下跌,說明金亞科技公司2014年年報雖有虛增利潤,但沒有刺激金亞科技公司股價上漲。3.2015年6月4日后,金亞科技公司的股價下跌是系統性風險造成的,陳書霞的損失與金亞科技公司的行為之間沒有因果關系。2015年下半年發生了股災,金亞科技公司股價下跌幅度與創業板指數下跌幅度一致,相比金亞科技公司股價下跌幅度,主營業務相同的公司的股價下跌幅度相同或更大。4.金亞科技公司股價下跌的根本原因是前期上漲幅度過大,估值過高,因風險聚集而導致。陳書霞等投資者未依據公司財報等基本面理性投資,不顧風險,應自行承擔損失。

被告立信所辯稱,

1.本案已過訴訟時效。

2.本案應當中止審理,立信所對金亞科技公司偽造財務數據和憑證的行為已經向公安機關報案,并向中國證監會申請行政處罰復議,立信所在審計過程中也是虛假證據的受害人。

3.在虛假陳述實施之前金亞科技公司股票價格已經大幅上漲,后續股票下跌是受股災影響,陳書霞的損失與金亞科技公司的虛假陳述行為沒有因果關系。即便金亞科技公司2014年財務報告存在虛假,投資者應當自行承擔責任。

4.立信所不存在故意出具虛假報告的情形,中國證監會認定立信所未勤勉盡責,故立信所的行為是過失,并不是故意。《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證券市場因虛假陳述引發的民事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第二十四條、第二十七條分別規定了過失與故意的兩種情形,不能因立信所受到處罰就認定立信所的行為是故意,原告對立信所具體過失的類型、狀態應當承擔舉證責任。

5.立信所承擔的是補充責任,且有最高限額,結合立信所的責任大小,立信所承擔責任應以損失的10%為限。6.本案應追加金亞科技公司的高級管理人員作為當事人參加訴訟。

本院經審理認定事實如下:金亞科技公司于2009年11月30日在深圳交易所創業板上市,證券代碼:300028,證券簡稱:金亞科技,主營業務為數字電視系統前后端軟件、硬件的開發、生產與銷售,所屬行業為信息技術-通信設備-通信終端設備。

2015年4月3日,金亞科技公司公布2014年年度報告。2015年6月4日晚,金亞科技公司發布公告稱,收到中國證監會《調查通知書》,因金亞科技涉嫌證券違法違規,中國證監會決定對金亞科技公司立案調查。

2018年3月1日,中國證監會作出(2018)10號《中國證監會行政處罰決定書(金亞科技公司、周旭輝、張法德等17名責任人員)》,認定:金亞科技公司2013年大幅度虧損,為了扭轉公司的虧損,時任董事長周旭輝在2014年年初定下了公司當年的利潤目標為3000萬元左右。金亞科技公司時任財務負責人將真實利潤數據和按照年初確定的年度利潤目標分解的季度利潤數據報告給周旭輝,最后由周旭輝確定當季度對外披露的利潤數據。金亞科技公司的會計核算設置了006賬套和003賬套兩個賬套。003賬套核算的數據用于內部管理,以真實發生的業務為依據進行記賬。006賬套核算的數據用于對外披露,偽造的財務數據都記錄于006賬套。金亞科技公司通過虛構客戶、偽造合同、偽造銀行單據、偽造材料產品收發記錄、隱瞞費用支出等方式虛增利潤,2014年年報虛增利潤總額80495532.40元,并使利潤由虧損變為盈利。金亞科技公司披露的2014年年度報告虛假記載的行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第六十三條有關“發行人、上市公司依法披露的信息必須真實、準確、完整,不得有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的規定,構成《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條所述“發行人、上市公司或者其他信息披露義務人未按照規定披露信息,或者披露的信息有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的行為。對金亞科技公司及周旭輝等人作出行政處罰。

2018年8月6日,中國證監會作出(2018)78號《行政處罰決定書(立信所、鄒軍梅、程進)》,認定立信所對金亞科技公司2014年度財務報表審計時,未勤勉盡責,出具了存在虛假記載的審計報告:(一)2015年1月20日,立信所審計人員對金亞科技基本賬戶函證時,未對詢證函保持控制,未對詢證函是否加蓋銀行公章事項給予充分關注,導致未能發現銀行回函系金亞科技公司偽造,金亞科技公司因此虛增銀行存款2.179億元。(二)銷售與收款循環函證程序不當,未關注重大合同的異常情況。1.應收賬款函證程序不當。立信所未對存在不確定性的發函地址實施進一步審計程序,導致未能發現錯誤及不存在的發函地址,且審計底稿未記錄發函和回函過程,現有證據無法證實對函證保持控制;同時未關注回函中的異常情況,未正確填寫被詢證者地址。現有證據未能證實其對未收到回函的客戶實施了進一步替代程序,以證實應收賬款是否真實存在,計價是否正確。2.對金亞科技公司2014年前20大客戶及金額較大合同進行查驗時,其中7份合同存在異常情況,存在未簽字蓋章,兩份合同編號相同等異常情況,審計人員未保持職業懷疑,未充分關注重大合同中的異常情況,未實施進一步審計程序。(三)采購與付款函證程序不當。28份函證中13份存在發函地址與發票地址不一致等異常情況,立信所未關注上述異常情況。審計工作底稿未記錄收發函物流信息,也未記錄應付款的函證結論。(四)3.1億元預付工程款的審計程序不當。金亞科技公司與四川宏山建設工程有限公司簽訂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上均未蓋章簽字,立信所取得的3.1億元預付工程款的銀行對賬單系金亞科技偽造并提供。在合同形式存在不完備的情況下,立信所未特別關注,未保持合理的職業懷疑。針對立信所在聽證中提出的申辯意見,中國證監會進一步認定:1.對立信會計師事務所提出銀行詢證函在銀行窗口取得、有理由相信真實的意見,中國證監會認為審計人員未保持對銀行詢證函的控制,事后才取得銀行回函,取回函證后未實施驗證程序。2.針對立信所提出將應收賬款詢證寄至四川廣電成都分公司奧林營業廳正常的申辯意見,中國證監會認為由一個營業廳代表四川廣電成都分公司接受詢證函這一現象本身值得懷疑,加上發函地址和回函地址不一致,審計人員更應高度重視并實施進一步的審計程序。對立信所、鄒軍梅、程進作出行政處罰。

立信所對該行政處罰決定不服,已向中國證監會申請行政復議。中國證監會尚未作出行政復議決定。

另查明:2015年6月4日晚,金亞科技公司發布《關于收到中國證監會立案調查通知書的公告》后,6月5日、8日、9日(6日、7日為法定節假日,休市),金亞科技股價連續三個交易日跌停。2015年6月10日起,金亞科技停牌,2016年3月30日復牌,至2016年4月8日,金亞科技股票換手率達到100%。在此期間,金亞科技股票每個交易日收盤價的平均價格為28.90元。

另查明:金亞科技股價于2015年6月4日收于47.36元,2016年4月8日收于23.90元,股價累計下跌49.54%。創業板指數于2015年6月4日收于3943.47點,2016年4月8日收于2229.93點,創業板指數累計下跌43.45%。

另查明:陳書霞于2015年4月9日買入金亞科技股票10000股,于2015年6月10日分紅入賬3000股。陳書霞于2016年4月7日賣出金亞科技股票3000股、2016年4月8日賣出金亞科技股票8000股,賣出均價23.26元,2016年4月8日后繼續持有金亞科技股票2000股。

本院認定以上事實,有陳書霞舉證并經金亞科技公司、立信所質證對其真實性無異議的陳書霞身份信息、證券賬戶信息、證券持有變更信息、股票交易明細對賬單、金亞科技公司2014年年度報告、《金亞科技公司關于收到中國證監會立案調查通知書的公告》《中國證監會行政處罰決定書》(2018)10號、《中國證監會行政處罰決定書》(2018)78號,立信所舉證并經陳書霞、金亞科技質證對其真實性無異議的《中國證監會行政復議延期審理通知書》,以及經本院調查核實的金亞科技股票交易日收盤價、創業板指數走勢、庭審筆錄等證據在卷佐證。

本院認為,證券市場虛假陳述,是指信息披露義務人違反證券法律規定,在證券發行或者交易過程中,對重大事件作出違背事實真相的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在披露信息時發生重大遺漏、不正當披露信息的行為。中國證監會處罰決定書已經認定金亞科技公司2014年年度報告存在虛假陳述行為,并對金亞科技公司及相關責任人進行處罰,故本院認為,金亞科技公司2014年年度報告存在虛假陳述行為,其虛假陳述實施日為2015年4月3日、基準日為2016年4月8日。本案爭議的焦點為:1.陳書霞提起本案訴訟是否超過訴訟時效;2.金亞科技公司2014年年度報告虛假陳述所涉事項是否屬于重大事件;3.虛假陳述的揭露日是2015年6月4日還是6月5日;4.陳書霞是否存在損失以及損失大小;5.陳書霞的損失與金亞科技的虛假陳述行為是否存在因果關系以及原因力大小;6.立信所是否應與金亞科技公司承擔連帶賠償責任;7.本案是否應當中止審理以及追加金亞科技公司高級管理人員為當事人參加訴訟。對此,本院分別評述如下:

一、關于陳書霞提起本案訴訟是否超過訴訟時效的問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證券市場因虛假陳述引發的民事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第五條規定:“投資人對虛假陳述行為人提起民事賠償的訴訟時效期間,適用《民法通則》第135條的規定,根據下列不同情況分別起算:(一)中國監督管理委員會或其派出機構公布對虛假陳述行為人作出處罰決定之日;(二)中華人民共和國財政部、其他行政機關以及有權作出行政處罰的機構公布對虛假陳述行為人作出處罰決定之日;(三)虛假陳述行為人未受行政處罰,但已被人民法院認定有罪的,作出刑事判決生效之日。因同一虛假陳述行為,對不同虛假陳述行為人作出兩個以上行政處罰的,以最先作出的行政處罰決定公告之日為訴訟時效起算之日。”本案中,中國證監會針對本案涉及的虛假陳述行為分別于2018年3月1日、2018年8月6日作出(2018)10號、78號《行政處罰決定書》,根據前述司法解釋的規定,應以最先作出行政處罰決定之日即2018年3月1日為訴訟時效起算之日。金亞科技公司、立信所雖抗辯本案應自《具體問題》發布之日即2015年12月24日起開始計算訴訟時效,但《具體問題》第二條僅闡明,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登記立案若干問題的規定》,監管部門的行政處罰和生效的刑事判決認定不再作為因虛假陳述等行為引發的民事賠償案件立案受理時的前置條件。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登記立案若干問題的規定》亦不涉及審理證券市場虛假陳述案件訴訟時效的具體規定,故金亞科技公司、立信所關于應自2015年12月24日起計算本案訴訟時效的主張于法無據,陳書霞于2019年4月4日提起本案訴訟,并未超過法定的訴訟時效,對被告的該項抗辯意見,本院不予支持。

二、關于金亞科技公司虛假陳述所涉事項是否屬于重大事件的問題。本院認為,金亞科技公司公布的2014年年報屬于重大虛假陳述行為。理由如下:首先,《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第六十三條規定,發行人、上市公司依法披露信息,必須真實、準確、完整,不得有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第六十六條規定,公司財務會計報告和經營情況屬于上市公司年度報告的主要內容,也是投資者作出投資決策的主要依據。本案中,經中國證監會認定,金亞科技公司通過虛構客戶、偽造合同、偽造銀行單據、偽造材料產品收發記錄、隱瞞費用支出等方式虛增利潤,2014年年度報告虛增利潤總額80495532.40元,并使利潤由虧損變為盈利。金亞科技公司的上述行為違反了法律規定的信息披露必須真實、準確、完整的原則,屬于嚴重、惡劣的財務造假行為,該行為對投資者作出投資決定有重大影響,屬于重大虛假陳述行為。其次,證券虛假陳述行為的重大性,是指公司行為對投資決定的可能性影響,主要包括投資者投資意愿等,其主要衡量指標可以通過該行為對證券交易價格和交易量的影響來判斷。本案中,金亞科技公司發布《關于收到中國證監會立案調查通知書的公告》后,金亞科技股價在停牌前的三個交易日均跌停,下跌幅度高達27%,而同期深圳創業板指數僅下跌6%。由此可見,金亞科技公司披露的上述事項,已對投資者購買或拋售金亞科技股票的意愿產生影響,同時也對金亞科技股票的交易價格產生了明顯影響。故金亞科技公司關于其2014年年度報告會計差錯不屬于虛假陳述行為以及不具有重大性的抗辯意見,與本案事實和證券法律規定不符,本院不予采納。

三、關于虛假陳述的揭露日是2015年6月4日還是6月5日的問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證券市場因虛假陳述引發的民事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第二十條第二款規定:“虛假陳述揭露日是指虛假陳述在全國范圍發行或者播放的報刊、電臺、電視臺等媒體上,首次被公開揭露日。”本院認為,在傳統紙媒時代,上市公司通過報紙公告相關信息,本案中,金亞科技公司在指定報紙上發布收到中國證監會立案調查通知書的公告日期為2015年6月5日。隨著互聯網的興起,人們對信息的及時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股市收盤后在互聯網媒體上發布第二天的公告已成為常態,互聯網媒體發布金亞科技公司收到中國證監會立案調查通知書的公告時間為2015年6月4日股市收盤后,并未對當日的交易產生影響,真正對投資者投資決策和股票交易價格產生影響的是下一個交易日,即2015年6月5日。因此,陳書霞關于虛假陳述揭露日為2015年6月5日的主張更具合理性,本院予以采納。

四、陳書霞是否存在損失以及損失大小。本院認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證券市場因虛假陳述引發的民事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第三十一條規定:“投資人在基準日及以前賣出證券的,其投資差額損失,以買入證券平均價格與實際賣出證券平均價格之差,乘以投資人所持證券數量計算。”、第三十二條規定:“投資人在基準日之后賣出或者仍持有證券的,其投資差額損失,以買入證券平均價格與虛假陳述揭露日或者更正日起至基準日期間,每個交易日收盤價的平均價格之差,乘以投資人所持證券數量計算。”經本院核算,虛假陳述揭露日至基準日期間金亞科技前復權收盤價的平均價格為28.90元。陳書霞在虛假陳述實施日至揭露日期間凈買入金亞科技股票10000股,于2015年6月10日分紅入賬3000股。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證券市場因虛假陳述引發的民事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第三十五條“已經除權的證券,計算投資差額損失時,證券價格和證券數量應當復權計算。”之規定,按先進先出原則處理后,經前復權計算其買入均價為37.29元。陳書霞在基準日前賣出金亞科技股票11000股,成交均價23.26元,基準日后繼續持有金亞科技股票2000股,故其投資差額損失為171110元【(37.29元-23.26元)×11000+(37.29元-28.9元)×2000】,交易傭金損失51.33元。根據《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關于調整證券(股票)交易印花稅征收方式的通知》,目前股票交易印花稅僅對出讓方征收,原告陳書霞的投資差額部分不存在股票交易印花稅損失。關于資金利息,以前述資金為基數,自買入至賣出日或者基準日,按銀行同期活期存款利率計算為608.03元。陳書霞的投資損失共計171769.36元(171110元+51.33元+608.03元)。

五、關于陳書霞的損失與金亞科技公司的虛假陳述行為是否存在因果關系以及原因力大小。本院認為,金亞科技公司的案涉虛假陳述行為具有重大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證券市場因虛假陳述引發的民事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第十八條規定:“投資人具有以下情形的,人民法院應當認定虛假陳述與損害結果之間存在因果關系:(一)投資人所投資的是與虛假陳述直接關聯的證券;(二)投資人在虛假陳述實施日及以后,至揭露日或者更正日之前買入該證券;(三)投資人在虛假陳述揭露日或者更正日及以后,因賣出該證券發生虧損,或者因持續持有該證券而產生虧損。”陳書霞買入金亞科技股票時間在虛假陳述實施日之后揭露日之前,并在基準日后繼續持有金亞科技股票,由此可以推定陳書霞買賣金亞科技股票的虧損與金亞科技公司的虛假陳述行為之間具有因果關系。《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證券市場因虛假陳述引發的民事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第十九條規定:“被告舉證證明原告具有以下情形的,人民法院應當認定虛假陳述與損害結果之間不存在因果關系:……(四)損失或者部分損失是由證券市場系統風險等其他因素所導致。”金亞科技公司、立信所據此認為,陳書霞的損失是系統性風險造成的,與金亞科技公司的虛假陳述行為不具有因果關系,并提交了金亞科技股票、上證指數、創業板指數日K線圖對比、機頂盒、電子競技行業相關上市公司跌幅對比、人民幣兌美元2015-2016年走勢圖、相關新聞報道等證據證明。本院認為,首先,金亞科技公司虛假陳述于2015年6月5日揭露,金亞科技股價連續三個跌停,下跌27%,后金亞科技股票停牌。而在這三個交易日內,創業板指數僅下跌6%,說明金亞科技股價受到了虛假陳述行為的顯著影響。其次,眾所周知,我國股市在2015年、2016年初發生了劇烈波動,特別是2016年初發生了熔斷的系統性風險,金亞科技股票雖在此期間停牌,但復牌后補跌是股市中的常見現象,且金亞科技股價走勢與創業板指數方向一致,故金亞科技公司提交的證據足以證明金亞科技股價下跌受到系統性風險影響。最后,在揭露日至基準日期間,金亞科技股價下跌49.54%,創業板指數下跌43.45%,金亞科技的股價下跌幅度明顯大于創業板指數。從金亞科技股價和創業板指數走勢可以看出,金亞科技的股價下跌既受到了金亞科技公司虛假陳述行為的影響,又受到系統性風險的影響,屬于多因一果。

對于系統性風險的扣除,金亞科技公司提出應當參照同洲電子、南京熊貓、卓翼科技、創維數字、四川長虹、四川九州、深康佳A、海信電器、兆馳股份、新大陸、東方明珠、大唐電信、游久游戲13只股票為參照。本院認為,金亞科技公司屬于創業板上市公司,主營業務機頂盒制作,金亞科技公司選取參考的股票均非創業板上市,與金亞科技公司不具有可比性,故本院只以創業板指數為對比參照依據。對于系統風險的扣除方法,有直接比例法和相對比例法,直接比例法直接扣除參考指數的下跌幅度,相對比例法以參考指數的漲跌幅度與個股的漲跌幅度相比得出相應的比例,如參考指數下跌10%,個股下跌20%,則系統性風險的影響為50%。與直接比例法相比,相對比例法更具科學性、合理性。故本案系統性風險的扣除采取相對比例法,并將考察期間確定為虛假陳述揭露日至基準日之間。金亞科技股價于2015年6月4日收于47.36元,2016年4月8日收于23.90元,股價累計下跌49.54%。創業板指數于2015年6月4日收于3943.47點,2016年4月8日收于2229.93點,指數累計下跌43.45%。根據相對比例法,應當扣除系統性風險為87.71%(43.45%÷49.54%×100%),金亞科技公司的虛假陳述行為造成陳書霞投資損失的比例為12.29%,金亞科技公司應當賠償因虛假陳述行為給原告陳書霞造成的投資損失21110.45元(171769.36元×12.29%)。

六、立信所是否應與金亞科技公司承擔連帶賠償責任。《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第一百七十三條規定:“證券服務機構為證券的發行、上市、交易等證券業務活動制作、出具審計報告、資產評估報告、財務顧問報告、資信評級報告或者法律意見書等文件,應當勤勉盡責,對所依據的文件資料內容的真實性、準確性、完整性進行核查和驗證。其制作、出具的文件有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給他人造成損失的,應當與發行人、上市公司承擔連帶賠償責任,但是能夠證明自己沒有過錯的除外。”本案中,中國證監會作出的(2018)78號《行政處罰決定書》已經認定,立信所對金亞科技公司2014年度財務報表審計中存在未對銀行詢證函保持控制以及取得異常銀行回函未實施驗證程序、銷售與收款循環函證程序不當、應收賬款函證程序不當、未充分關注重大合同中的異常情況以及未實施進一步審計程序、采購與付款函證程序不當、3.1億元預付工程款的審計程序不當等違反執業準則、規則的行為,立信所在此基礎上出具了“標準無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現有證據足以認定立信所在對金亞科技公司2014年度財務報表審計時未勤勉盡責,未對所依據的文件資料內容的真實性、準確性、完整性進行核查和驗證,其制作、出具的審計報告有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應當與金亞科技公司承擔連帶賠償責任。立信所承擔賠償責任后,可以依據法律規定或者雙方之間的合同約定,向金亞科技公司追償。

立信所認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證券市場因虛假陳述引發的民事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第二十四條、第二十七條分別規定了過失與故意的兩種情形,立信所的行為屬于過失,不應承擔連帶賠償責任;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二百零七條的規定,立信所只應承擔審計不實范圍內的補充責任。對此,本院認為,首先,《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二百零七條第三款規定:“承擔資產評估、驗資或者驗證的機構因其出具的評估結果、驗資或者驗證證明不實,給公司債權人造成損失的,除能夠證明自己沒有過錯的外,在其評估或者證明不實的金額范圍內承擔賠償責任。”該條規定針對的是會計師事務所對公司債權人的賠償責任,本案原告系公司股票投資者,故本案不能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二百零七條第三款之規定。眾所周知,股份有限公司以其財產對公司債權人承擔責任,審計不實給公司債權人造成的損失通常在審計不實金額范圍內。而由于利潤是股票投資人評估公司價值的最為重要的指標之一,根據目前市場交易情況,A股上市公司的市場估值平均是公司凈利潤的十多倍,創業板上市公司甚至高達三十倍以上,上市公司年度財務報表審計不實給上市公司股票投資人造成的損失往往是虛增利潤的若干倍,本案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第一百七十三條關于會計師事務所等證券服務機構與上市公司承擔連帶賠償責任的規定,具有實質合理性。其次,《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證券市場因虛假陳述引發的民事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第二十四條規定:“專業中介服務機構及其直接責任人違反證券法第一百六十一條和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虛假陳述,給投資人造成損失的,就其負有責任的部分承擔賠償責任。但有證據證明無過錯的,應予免責。”第二十七條規定:“證券承銷商、證券上市推薦人或者專業中介服務機構,知道或者應當知道發行人或者上市公司虛假陳述,而不予糾正或者不出具保留意見的,構成共同侵權,對投資人的損失承擔連帶責任。”上述兩條規定雖表述不同,且第二十四條未明確規定責任形式,但其依據的1998年《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第一百六十一條、第二百零二條規定的責任形式均是連帶責任,故立信所關于其不應承擔連帶責任的意見,缺乏法律依據。

七、本案是否應當中止審理以及追加金亞科技公司高級管理人員為當事人參加訴訟。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條第一款第五項規定,本案必須以另一案的審理結果為依據,而另一案尚未審結的,中止訴訟。本案中,立信所雖對案涉《行政處罰決定書》不服提起了行政訴訟,但《行政處罰決定書》非經法定程序撤銷之前,仍屬合法有效。因此,本案不符合必須中止審理的情形,對立信所提出中止審理之申請,本院不予支持。至于是否應當追加金亞科技公司高級管理人員作為當事人參加訴訟,本院認為,即使金亞科技公司高級管理人員因前述行為與金亞科技公司構成共同侵權,但在證券虛假陳述責任糾紛案件中,各侵權人系因不同侵權行為造成的同一損害后果,債權人既可以要求侵權人中的一人或數人賠償其損失,也可以要求全體侵權人共同賠償其損失,且陳書霞基于自身判斷起訴金亞科技公司、立信所賠償損失,屬于對自身訴訟權利的處分,故陳書霞可選擇向共同侵權的任何一方就其虛假陳述所導致的全部損失主張賠償責任,金亞科技公司高級管理人員并非本案必須共同訴訟參與人。

綜上,陳書霞的訴訟請求部分成立,本院予以部分支持。金亞科技公司、立信所關于陳書霞的損失完全是系統性風險造成以及立信所關于其不應與金亞科技公司承擔連帶賠償責任的答辯意見,無事實根據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采納。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第六十三條、六十九條、第一百七十三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證券市場因虛假陳述引發的民事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第五條、第十七條、第十八條、第十九條第四項、第二十一條、第二十四條、第三十條、第三十一條、第三十二條、第三十三條、第三十五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金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因虛假陳述給原告陳書霞造成的損失21110.45元。

二、被告立信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對被告金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上述責任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三、駁回原告陳書霞的其他訴訟請求。

如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案件受理費50元,由被告金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立信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負擔。

如不服本判決,可于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

審 判 長 朱雪梅

審 判 員 龍小麗

審 判 員 姚 蘭

二〇一九年七月二日

法官助理 馬麗婭

書 記 員 張 磊



0 個回復 (溫馨提示: 后臺審核后才能展示 !

要回復請先 登錄注冊

郝龍航

北京大力稅手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業務咨詢:第三只眼 1314 660 2942

梦见彩票号码又忘了

© 2018-2019 北京大力稅手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京ICP備15052467號-3
北京市朝陽區三元橋曙光西里甲一號B802

ios

安卓

歡迎加第三只眼微信